微博@EF淘宝的一麻袋荷兰豆又污又糊
随缘ID:Edwin_Friesen
算是梗啊脑洞啊段子啊短打啊啥的乱七八糟的存放地吧。

【EC】精神污染三十题 - 2/30 老歌 - 给Roobi的生贺

CP:ECE无差

 

分级:G

 

关键词:精神污染三十题,生日快乐

 

简介:多想一天彼此都不追究,相邀再次喝酒待葡萄成熟透。——陈奕迅《最佳损友》

 

警告:OOC!大白话!语死早!结构完全没有!写到后面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些什么!

 

自我吐槽:其实这篇的主旨还是生日快乐,唯一能跟“老歌”二字扯上关系的大概也就只有听起来画风不太对劲的BGM了吧。以及,请无视BUG一般的可以调节高度的Charles的轮椅先生。

 

——————

祝狸子生日快乐~!

——————

 

 

2/30 老歌

 

  Charles在傍晚推开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吧台最显眼位置上的Erik。他正向那些被他的魅力所吸引在他身边围作一堆的女孩儿们微笑着搭讪,以优雅的姿态说着些绅士该说的话,当然也适时地以幽默感博得她们的欢笑。

 

  “Charles!”

 

  正当这位年轻的教授在愣着的一秒钟认真考虑要不要当做什么也没看见径直离开并几乎在同时已经就地调转了轮椅方向的时候Erik大声地叫了他的名字。这下Charles终于逃不掉了,他只能认命地再次转过来,看到老友——至少是曾经的老友惊喜地笑着冲他挥手。

 

  “请原谅我的失礼,小姐们,但是我在等的人已经来了。”Erik礼貌地对那些女孩儿说,“跟你们聊天让我感到很愉快,非常遗憾我们只能下次再继续今天的话题了。”

 

  Charles看着Erik一个个地用吻面或吻手送走了她们,他带着些戏谑的表情来到了这位好不容易才能让周围都空出来的万人迷先生的旁边。

 

  “不愧是被称为‘万磁王’的男人啊,Erik,”Charles一边将轮椅调节到可以和Erik平视的高度一边用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酸溜溜的语气嘲笑着对方,“我怎么不知道你笑起来可以那么好看。”

 

  “哦Charles,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啊,我以为你知道的。还是说难道你在吃醋?”Erik将两杯威士忌中的一杯推给Charles,“如果你想要的话,我现在就能笑给你看啊。”

 

  说着他便将脸正对着Charles,嘴角一翘展现出了一个标准的露出八颗牙齿——包括那两颗可爱到让Charles都心颤的虎牙的微笑。

 

  “我还能照张照片给你做纪念。”

 

  “Ew,”Charles做了个夸张的呕吐的表情,“如果你真这么干我就和你绝交。”

 

  这句话说出来Charles就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他一边想着自己怎么这么大嘴巴一边有点歉意的说:“我不是故意……”

 

  “不是你的错,Charles,不是你的错。”Erik摇晃着手中的杯子然后仰头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是我有那么点得意忘形了。”

 

  他示意酒保把杯子添满然后就不说话了。Charles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陷入了微妙的尴尬境地。

 

> > >

 

  Charles本来是没想来的。倒不是说没想来酒吧(虽然他也的确不是经常来这种地方),而是说本来是没想来赴约的。不管怎么说,突然有一天一张神秘便条出现在自己桌子上上面写着时间地点还特别嘱咐了“一个人来有惊喜”然后署名还是不久前已经表明立场分道扬镳了的曾经的挚友,这种事换了任何人都会有那么点儿跟不上节奏,更别说他们之间的分道扬镳还是属于战争级别的那种,一般人都会觉得这是个陷阱对吧,至少电影里都是这么展开的。

 

  不过别小看Charles,他并不是一般人也并不知道那些电影里的情节(看在老天的份上,他看过的电影简直用不了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当然也不是说他就没有怀疑过下了这封邀请函的Erik另有目的,但是他相信——他想要相信,Erik并没有丢弃他们曾经的情谊。这只不过是来自老朋友的问候,他打从心底这样希望着。

 

  ——结果刚开口不到两句气氛就全被自己毁了。

 

Charles一边在心里默默责怪起自己的智商(或者情商,随便什么)一边表情郁闷地喝着酒,喝完后就一脸幽怨地盯着酒保小哥看一阵看到对方自觉地把另一满杯放在他面前。当他清空了第一百零一个杯子——至少Charles觉得是第一百零一个杯子,不然怎么解释酒量一向能撑场面(谢天谢地Raven并不在场,否则他就要被狠狠嘲笑了,“哦得了吧我三秒钟就能喝翻你”,Charles甚至能想象出Raven说出这句话时候的表情)的自己怎么会感觉有点那么晕晕乎乎的——的时候Erik终于重新将脸转向他,带着仿佛被逗乐的表情。

 

  “你这是在替我把你灌醉吗,Charles?”

 

  “我才没那么容易醉呢,我的酒量至少比你大一倍不服来战!”

 

  “得了吧Charles,”Erik终于一个没忍住,笑容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你明知道我三秒钟就能喝翻你。”

 

  好极了,Charles一边郁闷地灌下(他觉得是)第一百零二杯威士忌一边想,Erik终于又让自己开发出了心灵感应的能力,或者坐在自己旁边的是Raven伪装的Erik——这个想法刚冒出头Charles就站也没站起来(当然这只是个比喻,所有人都知道Charles已经再也站不起来了)直接扑到Erik身上双手扯着对方还没来得及转过去的脸。

 

  据全程围观的酒保小哥后来回忆,当时那场景,啧啧,如豺狼猛虎般扑上去不由分说拽着大帅哥的脑袋猛地凑上去的小甜心就像是久未闻腥饥渴难耐突然看到了猎物的大型猛兽一般,那叫一个动作敏捷来势汹汹快准狠三个字都不足以形容,末了又加上了三个啧,啧啧啧。

 

  “你在干什么,Charles,我知道你很想我但是也用不着这么……

 

  “闭嘴,Raven!哦是的,我知道你是Raven!”Charles的身体随着Erik的挣扎扭动着就是不肯松手,“真正的Erik才不会有这么多的幽默感!”

 

  “听到你这么评价我我可真是说不出的伤心,老朋友,但是现在我的脸被你拽的很痛!”

 

Charles可不管这些,Erik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在听他说,话因为他这个刚才“狠狠地”伤了他的自尊心的老朋友仍喊着“放弃吧Raven你是骗不了我的”之类的话毫无要松手的意思。于是被逼无奈的Erik只好用一些“特别的方法”来让狂躁Charles停下来了。

 

  哦不不,我知道你们在“特别的方法”这几个字上都做了些什么奇怪的联想,但事实上他不过是挥了挥手把一些被整齐收在柜台内的勺子一股脑全砸在了Charles头上而已。

 

  “Ouch!”Charles果然正如Erik所期待的那样立刻把手收了回去捂住了头顶,附加效果是对方直视过来的怒气冲冲的眼神。

 

  “现在你能理解我的脸的感受了吧,对,就跟你现在的头一样。”Erik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你看,我可不知道Raven什么时候还自我开发出了磁控的能力。”

 

Erik在等着对方的抱怨或者其他什么,但是他没有等到。事实上在Erik说完整句话之前Charles的脑袋已经以微妙的角度耷拉到了一边,但是直到他的半个身子前倾到额头几乎要触到吧台Erik·不知道该说是迟钝还是敏锐·Lehnsherr才注意到Charles的不对劲。

 

  并且他被吓了一跳。

 

> > >

 

  就在Erik一边把他已经完全趴在吧台上的上半身扶起来弄回到轮椅里一边念叨着“下次数量和力道只能选择一个”之类的话的时候,被以为是被那些勺子们砸晕的Charles正晕晕乎乎地徘徊在现实与过去的边缘。他梦到——不知道是该说梦到还是回想更加准确一些——他梦到了过去,回到了可以毫无顾忌放声大笑的曾经。那时候变种人的存在还未广为世人所知,Raven和他虽有细小的间隙但仍是相互依赖的(至少是名义上的)兄妹,他还可以用自己的双腿踏踏实实地站在地面上,他那个本以为可以当一辈子好兄弟的Erik也并没有离他而去。在梦里,他们一起帮助并训练那些加入他们的变异朋友们,也会相互帮忙训练对方——哦Erik最先通过控制自己的情绪来增强磁控能力的方法还是Charles找出来的呢。他们偶尔也会在深夜的时候围着温暖的壁炉让自己惬意地陷进沙发彼此谈论着变异人的未来,或者只是简单而安静地下棋,不停地被对方将军就是分不出个所以然来。有时候他们太过执着于可以连着将对方两次军而彻夜不眠,结果等发现时壁炉的火焰早已熄灭,明媚的阳光洒满了房间每一个角落。

 

  他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当Erik快要赢了的时候Charles想到他们就这样一次一次轮流地输着赢着乐此不疲就像两个不服输的孩子都在试图向对方证明自己才是比较聪明的那一个不禁笑出了声,结果不知怎么回事惹得Erik手一抖就把棋子放在了不该放的位置上。那是Charles唯一的一次连着赢了两局。

 

  “哈哈,看来归根结底,我始终还是要比你聪明那么一点点啊,我的朋友。”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Erik看着突然傻笑出声的Charles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喝醉了,Charles。”

 

  “不,我没有,”Charles突然睁开了双眼,那双湛蓝的眼睛似乎因为吸收了酒精而变得深邃并且就那样直直地盯着Erik看,过了好久它们的主人脸上的微笑变得更加灿烂后他终于肯移开目光并把后半段话说完,“我只不过是有一点头晕。”

 

Erik悄悄松了一口气,刚才他以为自己差点就要被那双小小的、蓝色的宇宙吸进去了。

 

  “这个,Charles,一般来讲就是醉了的表现。”

 

  “好吧那就当我醉了吧。”Charles眨了眨眼睛(他是故意的,Erik心想。),“既然如此,Erik,能不能跟我这个可怜的醉鬼稍微的透露一下你接下来的计划呢?”

 

  “哦别这样Charles,你明知道我不能告诉你,别这么蠢毁了这美妙的叙旧好吗?”

 

  “可是如果你能满足我这小小的心愿的话,这叙旧不就会变得更完美了么?”Charles又眨了下他那双湿润的蓝眼睛(这下Erik百分百可以肯定他是故意的了),“别那么小气,Erik,据说喝醉酒的人在酒醒后不会记得任何期间发生过的对话。”

 

  “但那之中不包括你,Charles。”Erik考虑着要不要再给眼前这只狡猾的狐狸——狡猾,而又不忍心让人指责的狐狸灌一杯酒让他彻底闭嘴,“我现在开始怀疑你是不是假装喝醉然后趁机套我话。”

 

  “我告诉过你,我亲爱的朋友,我的酒量可是要比你大一倍呢!”说着Charles就又趁机把手伸向了Erik的杯子。

 

Erik默默地抢先一步拿起那只可怜的杯子把里面的液体喝了个底朝天。

 

Charles看着放下杯子的Erik再次笑了出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儿都没变,我的老朋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Erik觉得有那么点尴尬。

 

  “哦你当然知道。别害羞,这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Charles挠了挠鸡窝一样的头发,“当然啦,要是你能站在我这一边我会更高兴的。”

 

  这下轮到Erik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有些事不是凭着过去的情谊就能改变的,他心里清楚,他知道Charles心里也清楚。但是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不想说出来,至少不是在今天。

 

Charles的脑袋又有了要歪向一边的趋势。至少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忍不住地合起来了。

 

  “你为什么要向我发出那封‘邀请函’呢,Erik?”Charles的声音含混不清,他的眼睛也慢慢失去了焦距,“为什么是今天?”

 

  “因为今天……”

 

Charles已经听不清Erik都说了些什么了。他说得对,自己的确是醉了,他努力想要听清Erik说的每一个字甚至都用上了心灵感应,但是大脑就是该死的不受控制。

 

  他只能勉强记得有个人把他重新弄回到轮椅上安置好,对酒保小哥或者其他什么人低声说了些什么然后把推着他走出了酒吧。他们走了很长时间,长到Charles已经差点忍不住要沉沉睡去。他不知道他是要被带去哪里,但是他不担心,一点儿都不,因为晚风带来了身后那个推着他走的人的气息,那是Charles熟悉的味道——难以避免的有些变化,但是在这个人和物都在时刻变化着的世界中那种令他安心的气息并没有变到他认不出来的程度。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最终停了下来,尽管Charles已经开始有点享受他们这一路的时光并暗自希望这时光可以稍微的长一点,再长一点。他能感觉到身后的人停了下来并来到他的面前,能感觉到那个人蹲下来伏低了身子与他平视,能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对方的幽静的目光和深沉的呼吸。他想睁开眼睛看看,但是他已经被酒精推着进入了梦幻而虚无的世界,他听到那个人对他说了些什么但是他听不清,他有点生自己的气但是很快这股子气也被那梦幻虚无的世界带走了。他只能觉得自己有点晕,有点困,有点惬意,而后他感觉到了额头上有些温热而湿润,但是在他意识到那是Erik在他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之前那个温热的物体就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一些湿润的感觉在夜风的吹拂下变得有些凉。

 

  那就是Charles最后的记忆。

 

> > >

 

Charles睁开了眼睛。房间内是一片舒适的灰暗,但是时钟显示已经到了该进入正常作息的时间。于是他摁下开关拉起了窗帘,被那如同帷幕一般厚重的深色绒布拒绝在外的阳光霎时温暖了整个房间。

 

  他刚才做了一个梦,Charles想,他做了一个和他亲爱的老朋友有关的梦。他梦见了三个月前的那个傍晚,Erik和他并肩坐在酒吧喝酒就像是两个经久未见的挚友,就像所有的一切从未发生过。虽然他从一开始就毁掉了气氛并在之后的时间里一直是自顾自地喝醉然后趁着醉意无理取闹,但是那一刻他似乎产生了幻觉,他的腿没有坏掉,Erik也从未离开。

 

  他梦见他问Erik为什么要邀请他,为什么是那天,他却听不清对方的回答。他记得自己被Erik推着走过长长的路,他知道自己不用担心而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因为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他被发现在他自己的学校门口,身上还披着一件大衣。他记得Erik的目光,Erik的呼吸和Erik的吻,他想那大概是他那倔强的老朋友最后的纪念。他现在甚至已经能完全记起Erik和他道别前说的话。

 

  “那么再见了,Charles,我曾经的朋友。”他记得他低沉的嗓音在他的耳边低喃,“让我为你的生日送上一份礼物吧,不管怎么说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和平相见了。”

 

  看来Erik是对的。据说喝醉酒的人在酒醒后不会记得任何期间发生过的对话,但那之中并不包括Charles。

 

  不管怎么说,Charles看了看放在床头桌上的台历,今天已经被他用一个红色的圈标记了特殊性,这表示今天将是变种人兄弟会和X战警间和平相处的最后一天。

 

  哦,他想,Erik送给了他三个月的和平。那个狂妄自大的小子,竟然把和平当做礼物送人,Charles忍不住哼了一声。

 

  但是他的手指不住摩挲着那个红色的标记,满脑子都是Erik的声音,和他最后的话语。

 

  他说,生日快乐,Charles。

 

 

-FIN-

评论
热度 ( 1 )

© Edwin Friesen | Powered by LOFTER